紫砂光素造型的優點

縱觀悠久的紫砂歷史,其中許多前輩大師就以制作光器而聞名,如供春的精巧、時大彬的渾樸、邵大亨的大度、顧景舟的靈秀等等,無不講究“線與線、線與面”間的起伏節奏,宛若“高山流水”般的韻律。造型簡練概括,用線果斷流暢,材質古樸素雅,令人賞目驚嘆,揭示了紫砂光器的藝術之美。紫砂界流傳著一句話“簡約而不簡單”,正是被用來描繪紫砂光器造型的。也許“濃抹”可以妖艷,但“淡妝”必須素面絕美才能有所資格。紫砂光器的淡妝素面就是紫砂“裸胎”的表現形式,這種裸胎表現形式最能體現紫砂本質的簡樸無華、雍容大氣。它是中華民族精神的一種傳承、一種濃縮,是紫砂本質的精神所在。其上乘之作,以“光潤、玉韻、素雅”而見長,貌似簡單,但相比較筋紋器與花貨而言,正是那份簡約滋生的大度正統之氣。有如帝王之氣勢,傲然于紫砂藝術之林。紫砂光器隸屬于紫砂藝術的范疇。其材質與工藝的特點自然也秉承了紫砂藝術的特性。就小范圍與其他茶具相比有著它的優勢。首先,紫砂泥礦是一種自然特殊的礦土,它含鐵質粘土質粉砂巖。除了紫泥之外,還有綠泥與紅泥。而再由三種基泥單獨造制之外,還可以以不同成份進行配比,然后以不同溫度氣氛燒成,從而構成了紫砂質地豐富的色彩體系,故有“五色土”之稱。其次更由于紫砂泥料特殊的分子結構,使它具有雙重氣孑L的特征。因此宜茶且逾暑不餿。而至于紫砂工藝方面。經過數百年的歷史沉積與無數代紫砂藝人的智慧結晶,其已經形成完整的工藝體系,既有嚴謹完美的壺體。又有與壺身相輔相成、構成和諧完美整體的附件,可以說紫砂已經不僅僅是工藝而是藝術。21世紀的社會節奏,使得人們的生活節奏日趨于快節奏、高強度,由此人們開始崇尚簡單、品位輕松、渴望回歸、簡約趣味。時代潮流崇尚簡約,因此紫砂光器的“簡約”勢必也將引領新時代的紫砂造型藝術的美學法則。紫砂光器造型歷史悠久,其藝術博大而精深。若要細細論述它的特色。也非三言兩語就可以概括,它值得廣大壺友不懈鉆研與品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