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喝的不是茶,是清靜

  盛夏是個喧鬧的季節,萬物齊鳴,就連陽光也熱烈得要唱出聲來,倘若繁雜事務再來湊個熱鬧,真心可以喝一壺了。  嗯,喝一壺茶。?  茶挺怪的,長成在濕熱的環境,制作時又經過一道道纏磨的工序,殺青、揉捻、悶堆,歷經了高溫和磋磨,等到重見天日待人品評,還得經過沸水的沖泡。?  按說,茶該充滿了戾氣與滄桑,可你看它相貌含蓄,氣息清芬,經水一遭,一派清明。好似在明明白白告訴你“不受磨難不成佛”的道理。?  所以,酷暑之下,與茶相約,不必搜腸刮肚地費口舌,也不用九曲回腸地去糾結,就默默地沏上一壺,看茶葉翻卷舒展,它所歷經的故事,便都融在了暈開的清香與澄明的茶湯里。它不說,你也能知道。  你的故事呢,你不說,它似乎也知道。萬物有靈,茶把它歷經的磨難都化成了清香與甘美,然后毫無保留地都奉獻給了飲茶人,這份坦誠與慷慨,難道夠不上知心??  覓上一方小天地,誠心誠意地沏上一壺茶,瞇上眼能聽到蟬聲陣陣,小鳥啼鳴,倘若只能聽到車輪嘶吼,人聲鼎沸,那也不打緊,輕輕呷上一口溫潤芬芳,那嘶吼成了山谷里的清風,那鼎沸成了林海中的歡騰,那心里的紛紛擾擾可不就退避三舍了。?  一旦與煩擾扯出了距離,如同一團收緊的亂麻理出了空隙,迎刃而解為時不遠。一壺茶聽盡了山重水復,喝茶人看到了柳暗花明。?  茶都喝好了,喝茶人神清氣爽,飄飄然而去,那茶便等在那里,等你塵世疲倦時,來討一盞清靜。